千代柚子

大山深处一颗闷骚柚
个人树洞 非战斗人员请退散

未圆


写中文课的essay……写着写着就跑偏了
于是有了这篇不知道smg的东西



未圆湖的西南角栽满了荷花。墨一般的翠色湖水中,有不知名的深灰色鱼群,还有数量较少的锦鲤和巴西龟。夏季的未圆湖,淡绿、嫩绿、翠绿的圆叶层层叠叠,淡粉的荷花群裾半展,中通外直的茎干撑起一片娉婷。一座三曲石桥轻伏于荷花池上,那里常有人或凭栏而谈,或并肩漫步,温馨而美好。当夜幕笼罩山头时,散心的人们渐渐散去,飞鸟掠过水面消   失在树丛中,鱼群沉入水底,鱼尾带起一个个小小的漩涡,我却偏爱这里夜晚的宁静和神秘。

这里的夜晚,可不像这里的白天那么闲适恬淡。相传曾有情侣相约午夜在荷花池边见面,女生久等男生不来,准备回去时却撞见男生出轨,伤心欲绝,于是投湖自尽。事隔一段时间后,又有一对情侣相约在此见面。男生早早到达,正踱步时,听见身后有个女声问:“现在到午夜了未?”“到了。”男生回答,却在下一秒被拖入水中。因此中大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倘若你午夜时分在荷花池边遇见一名问时间的女子,千万不能回答她。

我第一次遇见她的时候,还不知道这个规矩。

那天我又一次在夜里遇到她。那夜的月亮很圆,薄薄的云层低低地飘着,被岭南体育场的灯光染成浅橙色,一点都没有鬼故事的气氛。初秋的荷花早已凋零,褐色的莲蓬和干瘪的皱巴巴的荷叶杵在凉丝丝的晚风里。她依旧穿着浅粉色的印花T恤和牛仔热裤,让裹着外套的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嗨。”她坐在栏杆上冲我笑了一下,修长的双腿从膝盖以下就隐没在空气中,但不知为何我看得出那双腿正在欢乐地晃荡。我默默走过去坐在她旁边。

“心情不好吗?”她歪过头来眨了眨眼睛。

“嗯,最近压力挺大的。”

我跟她聊了很久,从社团到期末论文,从室友到家乡……

“你可不能学我呀。”她突然认真地对我说,“现在想来,当初的我真是蠢得可以。”

远处枫香和彬树的叶子发出一阵呢喃,它们仿佛睡得不太舒服想换个姿势,突然一起晃动起来。一条金色鲤鱼的背鳍划破漆黑一片的水面,美丽的华尾激起一个不小的水花。我接不上话。

“待在这里这么久,我也想清楚了。”她继续道,“人生哪可能总是那么顺利和圆满嘛。‘未圆’不就是不完满吗?如果这湖是个完美的圆形,那还有啥好看的?那些不完满,才是我们生活下去的动力啊!”被一只鬼喂鸡汤,还是第一次。

“那你还恨他吗?”

她有些愣住了,迷茫地看着我,仿佛在回忆。

“哦……他呀。”她终于意识到我在说什么,“早就不在乎啦。属于你的东西无论如何都要去争取,而注定就不是你的东西,就忘了吧。”

“生活,就是要让自己开心呀。”她淡淡一笑,消失在空气中。


嗯,要开心呀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