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野

疯狂摸鱼

最近摸的沙雕小头像

在门上练字的男人

“请帮忙开一下门,谢谢。”

小区门口没有保安室,只有一间兼做传达室的小卖部,一道名存实亡的安全门和一根坑坑洼洼的道闸档杆。小卖部亮着灯,里面有一个男人。

男人闻声停下手里的动作探头出来:“直接推就行。”

我才发现他正在练字。他用一支像战败的斗鸡一样的毛笔蘸着烟灰缸里的水在小卖部的铁门上写字。旧式的铁门是冷灰色的,洇湿的部分变成深色,天然的水写布。那上边赫然是龙飞凤舞的一对春联,字迹潦草而有劲力,稍欠端庄却别有一番风骨。那字在中小学老师看来是要好好整顿的类型,然而出现在这方小小铁门上,却显出一番触人心弦的韵味来。

两联挥就,字底部开始淌下蜿蜒的水渍,而上部的某些部分则慢慢变浅消失,有一种抽象的美。男人靠在门框上抽烟,把烟灰弹在水里,等整面的字迹消失。


论汪叽和嗅嗅同框的可行性



来自止恋完结章 这篇的设定实在是太可爱了

私自改了一点细节希望太太不要介意

斗胆 @蓝甜衣短 吹爆您!

为将者,若能死于山河,也算是平生大幸了。

是星星呀

那些忧伤

考试

粤语堂

忘带橡皮

灯上的蛾子

风球天不放假

眼镜片上有指纹

看日出碰上大雾天

心里没底的漫长等待

放在冰箱的饮料不见了

长篇小说意犹未尽的结局

书签被借阅的人移动了位置

穿着白色帆布鞋一脚踩进水坑

想独处时却遇见一个热情的熟人

后天交的论文毫无思路甚至没开头

倾坡的小群里只有我一个在说话

朋友仅展示最近三天的朋友圈

骨裂过的胳膊下雨天有点疼

手上撕不断还出血的倒刺

午睡惊醒没来由地心悸

掉到颧骨的青色眼袋

打招呼对方没看见

冬天洗碗没热水

掉满地的头发

手冷jio也冷

电量不足

睡不着

逃离

那些快乐


闲书

纸和笔

不看微信

寻找制高点

几何形的光影

飞机靠窗的座位

黄油在热锅里化开

把手插进超市的米缸

雨天在无人的路上转伞

把脸埋进刚晒好的被子里

慢慢抿一勺蜜炼川贝枇杷膏

一拍即合说走就走的短途旅行

只有几个人知道的土味沙雕动作

出门不带脑子不开手机跟着人瞎转

窝在沙发里戴着兜帽裹着毯子看电影

去陌生的城市找熟悉的人蹭吃蹭喝蹭睡

不知道吃啥的时候有人提菜上门做饭

和基友出门浪了整天花不到一百块

无心发布的作品被万粉大佬点赞

学一首新歌自弹自唱给自己听

冬天吹头发热风灌进领子里

文质广场的猫露出了肚皮

剪来的蔷薇枝条插活了

果茶加奶盖半糖去冰

哼的歌被接了下去

自制牛油果奶昔

远方的明信片

按摩大型犬

酸奶舔盖

自然醒

回家

抱~